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尸煞

发布时间:2019-04-16 08:07:10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阴灵血祭》

晚上,村郊的一座茅屋中,昏暗的烛光摇曳,一身着紧身道袍,神情严肃的毛求道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十分认真。这是一本约摸三寸厚的书,从书的封面看来,这本书已经有些年头,封面呈深蓝色,上面有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毛家祖训,想必写此书的人道行不浅。

蜡烛旁边,铺展着一张一尺宽三尺长的皮状物,上面布满了奇异的文字,像极了瓷器收到撞击时的裂纹,赫然是从修身上得到的人皮卷。

毛求道研究此卷已有多时,只是苦于无典籍可寻,鬼篆据毛家祖训上的记载是阴间通用的文字,阴阳殊途,在人间没有多少典籍有它的记载,若是毛小方再世或许可认得几分,毕竟毛小方祖师爷可是闯过鬼界的人物。

毛求道舒展了一下手臂,抬头望着窗外的月亮。今晚的夜空异常清澈,不见半点云朵,月亮孤零零的待在天空上,像是蒙上了一层白纱不甚皎洁。忽的毛求道的左眼皮跳了一下,毛求道的神情变得有点奇怪,月亮本该皎洁,如今这月亮如此,乃不祥之兆啊。

正当毛求道思索之际,忽闻村里传来阵阵吵闹声。此时已是深夜为何如此吵闹?毛求道坐不住了。

(一)红毛怪

毛求道抓起暗月就朝村里走去,他有种预感怕村里怕是不太平。

手中暗月轻颤,微泛红光,毛求道看得出它很兴奋,暗月越来越有灵性了,瞥了一眼兴奋的暗月,毛求道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这家伙一兴奋,绝对没有好事!

“拦住它,快点拦住它~”吵闹声越来越近,听着村民嚷得厉害。

忽的刮起一阵强风,凉飕飕的,只见一道红色身影迎面扑来,来势凶猛,毛求道急忙屈身退避,转过头一看,似乎是某种动物,长着红毛的动物!三两下便跑进去不远处的树林里了,速度很快,只能瞅到红色的背影。

当毛求道在转过头的时候,发现一群拿着火把的汉子向他跑来,等他们走近一看却是自己村的村民。

“毛道长,你有没有见到什么东西跑过来?”走在最前面体格壮硕的汉子问道,毛求道认得他,他叫大牛是村里的屠夫。

“大牛兄弟,说的可是一只长着红毛的动物?”毛求道说。

“就是它了,它跑哪去了”大牛看起来很愤怒。

“跑到树林里面去了”毛求道回答道。

“不追了,算它走运”大牛满脸横肉不时在抽搐:“它奶奶的,真晦气,辛苦兄弟们啦。”后面的汉子们听到大牛这样一说,应喝了一声便散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牛兄弟”毛求道满脸疑惑,叫住了转身就走的大牛。

“唉~毛道长你有所不知……”大牛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大牛是村里的屠夫,平日不杀猪的时候,也自己养猪,养了二十多头大猪,前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猪少了一只,后来在猪圈附近发现自己猪的尸体,只剩下一层厚厚的猪皮包裹着骨头,这让他十分气愤,不过跟让他气愤的是没过多久又丢了几头猪,于是大牛下定决心要抓住这个屡次作案的偷猪贼,便和几个兄弟合计着晚上守在猪圈,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这回事。

“大牛兄弟有没有看见那家伙长成什么样子?”毛求道有点疑惑,按理来说能让暗月兴奋的只有脏东西啊,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动物。

“样子啊?被毛道长你这样一说,我现在觉得有点奇怪了,刚才只顾着追着它”大牛顿了顿:“那个家伙长得跟人差不多,不过全身长满密密麻麻的红毛,全身僵硬,力大无穷,我们用铁网罩住它,它连铁网都给撕裂了,棍子都打断了好几根,两臂一抬就将墙壁拱了个窟窿,然后就跑掉了”。

(二)尸煞

“那家伙是不是全身坚硬如钢,用跳着前进的”毛求道问道。

“毛道长怎么知道,那个偷猪贼确实是跳着前进的,我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动物”大牛接着说:“刚刚被它撞了一下,感觉就像撞到一堵铁墙一样,整得我五脏六腑都好像要碎掉了,贼疼。不过好在我们人多,它好像是怕了我们,灰溜溜被我们大伙追着跑,嘿嘿。”

毛求道听罢倒是为大牛他们捏了一把汗,红毛,铜皮铁骨,跳着走,力大无穷,这摆明就是一种罕见的脏东西----尸煞。

尸煞,是尸体所变,但有别于诈尸,诈尸的尸体是不会长毛的,那层密密麻麻的毛就是所谓的煞,根据煞的不同,毛的颜色也会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所有的尸煞都是铜皮铁骨,力大无穷。

当然,尸煞也是有别于僵尸的,僵尸是因怨气所生,以怨气为食,而尸煞是因煞而生。尸煞的形成原因有两种。

第一种是人为的请煞,在北方游牧民族比较常见,人死了之后,将其生前最喜欢的东西放于尸体手中,再配合特殊的巫术,一旦有人动了尸体手上的东西,煞就会上身,直到将那个动它人弄死为止。

第二种比较少见,自然成煞,人死的时候是会挑个风水宝地的,但是要知道风水不是一成不变的,一旦风水发生变化,宝地变煞地,尸体便成尸煞,这种尸煞最为可怕,虽然这种犹出初生婴儿般,但是一旦被激怒后果不堪设想,据毛家祖训记载,毛家的第五代传人就是跟天然成煞的尸煞斗法把小命给斗没的,至今尸骨都没找到。

如今这尸煞只怕就是天然成煞的啊,它那里是怕了大牛他们那帮人啊,以它孩子般的心智只是本能的畏惧他们手上的火把而已,怕火是天下生物的本能啊,想到这,毛求道握剑的手心都有点出汗,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大牛兄弟,只怕那偷猪贼不简单啊”毛求道苦笑道。

“管他呢,只要它不再来偷我的猪,我是不会去找他麻烦的。毛道长,告辞了”大牛拱了拱手便回家去了。

(三)斗尸煞

一定要在大牛他们惹怒那尸煞之前,阻止他们,毛求道想道。

第二天晚上,毛求道本来想早点过去大牛那边伏着,不过出了点小意外,有地方闹鬼,毛求道赶去处理,回村的时候晚了一点点,可是就是这一点点,就出大事了!

毛求道急匆匆赶回村子的时候,突闻一声惊天巨吼:“嗷~”,毛求道大叫一声“不好”,看来是大牛他们和尸煞干上了。

毛求道仗剑疾驰,到了之后,他猛地看到浑身着火的尸煞。尸煞不停的吼叫,“嗷嗷嗷~”,

不停的冲撞,将大牛那不算很大的屋子撞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旁边有几个汉子倒在血泊之中,而当事人大牛却躲于角落,瑟瑟发抖,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惹怒了不该惹的东西了。

那尸煞靠着横冲直撞硬是将身上的火焰给撞灭了。那家伙怒目圆睁,怒气使它身上的红毛越发鲜艳,鲜艳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嗷~”尸煞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它盯住了大牛,僵直的双腿一跃,直往吓坏了的大牛奔去,忽见一条黄龙朝尸煞的侧面袭去,愣是将尸煞如钢铁般的身体撞开了冲向大牛的轨迹。

毛求道终于出手了,他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在他的面前死去,即便是冒着毛家断于自己手上的危险。

毛求道这一出手,却是将尸煞的怒火引到了自己身上,尸煞立马将矛头指向了给它重击的毛求道。只见尸煞的红毛,如钢刺般立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只人形的刺猬,它出手了,如一阵强风吹响毛求道!

躲,毛求道丝毫不怀疑被撞上的结果----洞穿成马蜂窝。毛求道躲了,但是执剑的右手还是挂彩了,多出了一道不算很深的划痕,鲜血汩汩流出,沿着手臂流到暗月身上,暗月再次沐浴在鲜血中!

暗月不住的颤抖,可是毛求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先发制尸煞。“祖师爷在上,求道借法,急急如律令”,左手迅速结印,右手暗月直出,毛求道再次携雷霆之势攻向尸煞,这是在死磕,明知道是死也得上,这是毛家一贯的死脑筋。

尸煞全然不避,杵在那好像是在等毛求道靠近它。毛求道如离弦之箭,私欲刺穿尸煞的心脏,无论是僵尸、鬼修、还是尸煞,纵使其身体再坚固也是有弱点的,通常就是心脏所在。

可尸煞将钢铁般的手臂合掌紧紧握住暗月,尸煞钢铁般的手掌与暗月之间剧烈摩擦,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摩擦声,终于暗月的剑尖在离尸煞心脏只有毫厘之隔的地方被生硬截住,何等的蛮力,最让毛求道吃惊的是这尸煞居然不怕暗月!

尸煞双臂一震,震开剑尖,往前一探直欲将毛求道撕成两半,毛求道退避不及,胸口的道袍已然被撕开,却见毛求道心口处有一个奇异的纹身,像是一道道家符咒却与鬼篆有几分相似。

不知为何尸煞一见毛求道胸口的纹身,却突然停住了,赤红的眼睛似有变淡的趋势。毛求道见状急忙把握时机,暗月顷刻间洞穿了那尸煞的心脏,果不其然心脏是其弱点,毛求道大喜。

尸煞鲜红的血沿着洞穿它心脏的暗月汩汩滴出,它终于倒下了。尸煞的红毛缓缓消失,露出一具赤裸的男性尸体,只见尸体的胸口处也有一个跟毛求道一模一样的纹身!

毛求道见状,双膝跪地,抱头痛哭,这个尸煞就是毛家那个与天然尸煞斗法而死的祖师爷啊!毛求道绝对不会认错人的,因为心口的纹身是毛家历代掌门的标志,毛家历代祖师只有第五代的传人尸身一直没找到,却不料想竟然变成了尸煞!

老天为何如此的不公,毛家历来以捉鬼除怪为己任,造福一方百姓,没想到历代祖师的结局都是极为凄凉。毛求道心头如负巨石,不禁想到自己死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般凄凉。

毛求道抱着五代祖师的尸体,缓缓而走,其背影让人心碎,背上暗月轻颤,似乎能体会到毛求道的哀伤。

人间的某处,一个异常俊美的男子低喃:“替天行道的下场便是如此,天道不公,我便为天,嘿嘿”。

工衣女装

定做工程服

司法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