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人胄篇

发布时间:2019-04-16 03:27:58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养尸一族》

轻云掩月,月光洒落在乡间的小溪旁,溪畔的小石块和远处的树林都蒙上一层淡淡的白色纱衣,整个场景充满了诗情画意。

“呜,呜,呜……”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哭泣突兀响起,打破了周围的宁静。顺着哭声看去,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正坐在小溪旁哭泣。

女子身着青色的朴素布衣,眼泪顺着她的美丽的脸庞滑下,一滴一滴落入清澈的溪水中。这美丽的女子为何哭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祭献

“小蝶,你在哪里?小蝶,小蝶……”远处传来阵阵急促的叫喊声,叫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一个满脸焦急神色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小溪的上头,叫喊声才戛然而止。

“小蝶,时辰到了,该回去了”中年男子柔声道。

“爹,小蝶不想去,小蝶不想去侍奉犬神”身着青色朴素布衣的女子听罢缓缓转过头来,对着中年男子放声大哭。

中年男子满脸愁容,他沉默了一小会,说道:“小蝶啊,咱没办法啊,若是没人侍奉犬神,犬神就不会庇护我们。万一犬神怪罪下来,我们全村两百多口人就得大难临头了啊”。

不住的抽泣的女子听罢,抽泣声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了哽噎,她抹了抹脸庞上的未干的泪痕,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满脸愁容的父亲,咬了咬牙,双眼闪烁着坚毅的光,对着父亲点了点头。

那个叫做小蝶的青衣女子站了起来,直了直身子,跟中年男子走向村里。

“村长,你们总算回来了”“村长,怎么这么晚才到”“村长,误了时辰就不好了啊”……待到小蝶父女回到村子,村口处已经聚满了人,村民们神色慌张,一见到小蝶两父女便马上七嘴八舌的说道。

站着村民们前方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道士,只见道士轻咳了两声,本来乱哄哄的村民立马都安静了下来。猥琐道士看到小蝶父女面露悲切之色,面露不悦:“村长,能侍奉犬神是你女儿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要开心点,若是犬神见到你们现在的样子可是会不开心的,万一惹得犬神发怒,哼~”猥琐道士说到这,瞪了小蝶的父亲一眼,村民们都纷纷附和,连连称是。

中年男子勉强挤出了难看的笑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村民们用粗麻绳五花大绑,扛着往山上走去,他不敢跟着去,他怕跟着去自己会舍不得自己的女儿。“道长,你一定要救小蝶啊”中年男子低喃道。

(二)犬神?

一群人跟在那猥琐道士的身后,抬着那个叫做小蝶的美丽女子,浩浩荡荡了上了山。

村民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着粗布衣的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虽然长得很平庸,但是一脸的正气让他在人群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男子斜背着一长布条,长布条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看起来硬邦邦的,他便是毛求道。

毛求道修行至此,偶遇小蝶的父亲,见小蝶的父亲满脸愁容,便起了好奇之心,一番询问之下,他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前后后。

小蝶的父亲告诉毛求道,三年以前这个村子匪患严重,这山上聚集着一群凶残的匪徒,匪徒们时常对村子进行抢夺,让村民苦不堪言,村民们奋起反抗,但是平日里安逸惯的村民那里是匪徒们的对手,有许多村民因此而丧了命。后来,村子来了一个道士,道士说,他是犬神的扈从,犬神愿意帮助村民对付匪徒。

一开始村民们不信,但是道士笑了笑孤身上了山,将匪徒们一窝端了。村民们在道士带领下,看到了被几乎撕裂成碎片的匪徒们,都纷纷信服。道士提出,村里人要供奉犬神,每个月都要给提供一女子侍奉犬神。

村民们听到之后,都纷纷同意,犬神救了村里人的性命,理应好好供奉。起初大家都以能够侍奉犬神为荣,后来,每月侍奉犬神的姑娘们都音讯全无,这让村民们起了疑心。那道士见大家起了疑心,十分不快,说道,若是敢怀疑犬神,犬神发起怒来谁都承受不起。村民们一想到匪徒们的惨状,都悻悻作罢。

而这个月,犬神选中了自己的女儿!

这犬神一定是假的,毛求道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有怪作祟,从来就没有听过道家里面有犬神的说法。但是,当他见到那道士的时候,却发现那道士是个实实在在的人,而且确实有几分道行,这让他感到很奇怪。他和小蝶的父亲做了一番合计,便有了今天晚上这一幕,他是来一探究竟的!

(三)却是人胄

那猥琐的道士将众人带到了一处山洞前。

山洞大约有一丈多宽,往里面看去黑越越的,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

只见那猥琐道士双手结起了奇怪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词,一会黑越越的山洞里便传出了襂人的声响,像是某种动物的呼吸声,呼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出现在村民们面前——一个长着狗头的裸身男子。

狗头男子把舌头伸到了嘴巴外面,不停的发出襂人的声响,他是用四肢着地爬行走路的。村民亲眼看到了他们供奉已久的神,纷纷跪倒在地上膜拜起来。只有一个人没跪,那个人便是毛求道,毛求道在这个所谓的犬神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这种东西让他感到很熟悉——非同寻常的怨气。

狗头男子慢慢的靠近了被五花大绑的小蝶,口水不断地从舌头上滴到小蝶那早已吓得发白的脸上,小蝶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它不是犬神”毛求道终于开口了,在狗头男子即将叼走小蝶的时候开口了:“它是人胄”。

所谓的人胄就是天然形成的怨蘖,人死了之后如果尸体充满怨气,且尸首分离,一些修仙的畜牲便会从腔子直接钻进死者的体内,以怨体的内脏为食,并以此怨体为穴。而借助畜牲修仙地阴气,被占体为穴的尸身也不会腐烂。日久天长,畜牲的魂体会与怨体合二为一,也就成了所谓的人胄。人胄因钻入其体内的牲畜不同而有各自不同的特长,眼前这东西估计就是恶犬的魂体占据了无头的死尸所化。

“桀,桀,桀~”猥琐道士看着一脸严肃的毛求道怪笑了几声:“没想到居然有人能认得出人胄”。那狗头人胄听到猥琐道士说话,转而看向了毛求道,口中的唾液分泌的更加厉害了,唾液滴在地上,发出了“嗤嗤”的声音,似乎在等待猥琐道士的命令。

“大黄,今天在场的人都是你的食物,去吧,尽情的享受吧,桀,桀”猥琐道士森然地给狗头人胄下达了命令。

狗头人胄听到了猥琐道士的命令后,发出了声声让人头皮发麻的低吼,白色的起雾不停的从狗头人胄的身上弥漫开来,跪倒在地上的村民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全部被白色的雾气所包围,白色雾气带来的冰冷之感让人仿佛置身于雪地之中。

(四)恶斗

四周传来惨叫声告诉毛求道,狗头人胄已经开始行动了。毛求道脱掉一身的粗布衣,露出了紧身道袍,他从腰间迅速掏出一把符咒,当空一撒,大喝一声“燃”,漫天的符咒化为一朵朵绽放的焰花,白色雾气接触到灿烂的焰花便很快被燃烧殆尽,四周的白色雾气几近消失。

映入毛求道眼帘的满是村民们的残肢断骸,这畜生好生厉害,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就把和毛求道一起上山的几十个村民撕裂成了碎片,鲜血染红了土地,肠子,内脏散乱的洒落在地上。远处被五花打绑的小蝶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的呕吐起来。霎时间充满着神圣意味的供奉场所化为了可怖的人间地狱。

这时,狗头人胄将矛头指向了毁掉它的白色雾气的毛求道。狗头人胄对这个毁掉它辛苦积攒的无上怨气的人异常愤怒,只见它不作思索,咆哮着朝着毛求道扑过来。

“祖师爷在上,求道借法,急急如律令”毛求道比它还要愤怒,毛求道化作一条黄色怒龙与狗头人胄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双方的速度非常快,快到以人眼只能捕捉到模糊的身影。

双方身影迅速错开,只见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划痕,狗头人胄的背部多了一道偌大的伤口,暗绿色的血液不住的从伤口汩汩流出,而毛求道却完好无缺。

“嗷~”狗头人胄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吼,显然背后的剑伤对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猥琐道士见状一脸着急,急忙跑到狗头人胄的身边:“大黄,你没事吧”。只是愤怒的狗头人胄一点都不给猥琐道士面子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你这畜生,连我都敢咬”猥琐道士气急败坏地骂道。

这一骂可不得了,愤怒的狗头人胄当着毛求道的面把猥琐道士撕裂成了碎片,掉在地上的肠子和内脏均被其狼吐虎咽的吞进了肚子,那场景连超乎常人地镇定的毛求道忍不住腹中翻腾。

而这时狗头人胄却发生了异变,只见狗头人胄的四肢节节拔起,背部的伤口迅速愈合,狗头人胄的身体变得如牛般大小,浑身长满了黑而长的毛发,黄白的獠牙不断的伸长,直到长到仿佛可以轻易的洞穿人的身体,它如变戏法般的化作一只没有尾巴的巨犬!

双眼赤红的狗头人胄发了疯了地对毛求道进攻,狗头人胄的速度并没有因为巨大化而变慢,反而是快了几分!一时之间,毛求道竟有点捉襟见肘。一个闪躲不及,身上的道袍已然多了一道长长的划痕,若是换成以前的毛求道可能早就被这一抓撕裂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毛求道比以前更强了!

“天地有正气,鬼怪皆降服,急急如律令”暗月暗红之光大涨,化为近乎两米长的巨剑,被怒火蒙蔽双眼的狗头人胄全然不顾毛求道的任何招式,一个落地起身就向毛求道扑来,但是它万万没想到,它引以豪的速度却把它送上了黄泉路,飞速向毛求道扑来的它发现迎接它并不是那把一米长的木剑而是一柄足以将它一分为二的巨剑,但是它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嘶~”一声厚重的撕裂声响起,狗头人胄被暗月和它自己生硬的剖成了两半,内脏和肠子流出,甚至刚才生吞进肚子的猥琐道士的遗骸也跟着散落一地,四周弥漫着浓重的腥臭之味……

护土工作服

4s工作服

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