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阴兵篇

发布时间:2019-04-16 00:07:28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尸煞》

圆月当空,山间小路上,一辆破旧的驴车匆忙前行,驴车上载满稻草,“咕叽咕叽~”,驾车的是一个老头,老头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

老头姓刘,人唤刘老头,刘老头此时心里很忐忑,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急着赶路,刘老头可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走山路。

这山上历来不太平,晚上有时被黑雾笼罩,不好赶路,每当黑雾笼罩的时候,山附近的人们隐约可以听到众多马匹的嘶吼声,刀剑碰撞的铿锵声,如雷般的呐喊声,有人说是古时的亡灵在打架,有人说这山已经沦为阴间的战场。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平民百姓所能承受的。

刘老头边赶路边四周观望,好在到现在都没啥状况发生,希望老天眷顾自己吧。山中月光的皎洁与草木的暗绿相映,丛中蟋蟀、青蛙相互伴奏,这让紧绷着心的刘老头有了些许安慰。

(一)阴兵

忽而薄云掩月,顷刻间光线黯淡了许多,刘老头感到了几分凉意,收紧了自身的衣领。周围的一切,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雾,不,真的是黑雾,黑雾如洪水迅速般将一切淹没,刘老头大惊,自家的驴不时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嘶鸣声,它感到相当的惊恐。

突然马匹嘶吼声四起,“笃,笃,笃~”马蹄声渐近,一个个身着铜制对襟胄甲的骑士出现了。骑士们手执利刃,或长刀,或长枪,利刃在黯淡月光下的黑雾中闪烁着幽暗的黑光,让人毫不怀疑其锋利程度。骑士们威武不凡,想必是骁勇之士,神情严肃,不下百人,黑压压一片。

俄而深沉而古老的角声起,黑雾那头出现了另一队骑兵,骑兵不下千人,手执马刀,纵马朝骑士们奔来。骑兵们摇旗呐喊,挥舞着手中锋利的马刀,向严阵以待的骑士们发起了进攻。

这时刘老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所处的地方已不是那山路,而是一处遍地死尸,满是折戟的古老战场。战场上,杀声四起,不下百人的骑士与上千骑兵竟杀得个平分秋色,那骑士们当真神勇不凡!

正当刘老头失神之时,一柄闪着寒光的七尺长枪如毒蛇般向刘老头咬来,八寸长的枪头离刘老头的喉咙中只有三寸之隔。刘老头脑袋一片空白,此时一道身影如黄龙般扑向刘老头,说时迟那时快,在长枪八寸枪头离刘老头喉咙只有毫厘之隔的时候,将其扑倒在地,“锵~”

长枪与马刀相触,发出了一声整耳欲聋的碰撞声。

(二)阵之谜云

从枪下捡回一条命的刘老头,惊魂未定地发现救自己一命的却是一身着紧身道袍,背负暗红木剑的青年男子。没等刘老头开口言谢,青年男子从腰间掏出一叠画有符咒的黄色纸张当空一撒,漫天黄纸飞舞,正在战斗的骑士与骑兵一接触飞舞的符咒,动作竟慢了几分,而这时青年男子趁机拉着刘老头逃到了高处。

这名身着紧身道袍,道士打扮的青年男子正是毛求道,毛求道到这山已有多时,刚才刘老头的遭遇,他也看得是清清楚楚。

“感谢道长救命之恩”刘老头被吓得满是冷汗。

“大爷,刚才真的是险得很,您赶快下山去吧”毛求道开口道。

“可是老朽有要事在身……”刘老头言语中透露出着其心中的焦急。

“大爷,有所不知,您刚才遇到的可是阴兵,若是您刚刚被那长枪勾了魂,贫道也是无能为力的,不管是什么要紧的事,还是自己的命重要,您还是下山吧”毛求道劝道,对于这阴兵,毛求道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勇猛之士战死沙场,死后受困于杀敌的执念,又加之长年奋战而养得浑身戾气,故而化为阴兵。俗话说,阴兵十万,阎王莫挡,即便是阎王爷面对着十万杀气冲天的阴兵,怕也得得灰溜溜的拍拍屁股走人。虽然只是眼前的阴兵不过上千,但也不是人力能应付的。以毛求道现在的道行,能从阴兵手上救下刘老头也算是走运了,也幸亏阴兵们忙于互斗,而没在意他们这两个程咬金。

刘老头见毛求道如此说道,愣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不管如何保住命最重要,刘老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既然道长都这样说了,老朽只得等明天再赶路了。”说罢,连自家的驴车也顾不上,便急匆匆的原路返回山下,只留下毛求道只身一人。

却说,毛求道自与五代祖师所化的尸煞斗法后,深感自己道行不够,便踏上了修行的旅途。毛求道路经此地,听闻此山的传闻,寻思上山一看,不料却见到了遇险的刘老头,于是便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毛求道看着在互相厮杀的阴兵们陷入了沉思。眼前这山怕是不简单,毛求道上山的时候发现,这座山看起来像是一个天然的八卦图,山周围有八处林地,正好对应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这八卦,而刚刚所见两方阴兵出现的地方刚好处在了阴阳鱼的两个眼上,毛求道不禁想到会不是有人在布局,想到这毛求道心中不禁有点发毛,若是有人在布局这手笔也是太大了,化地为纸,以山画图,若不是人为这又是太过于巧合了。

若是道家高人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镇住这上千阴兵,毛求道不禁肃然起敬,若真如自己所想,这高人恐怕是手段通天啊。

(三)佛门狮子吼

“昂~~~”正当毛求道思索之际,忽闻一声悠长巨吼,吼声如龙似虎,却是狮吼之声。吼声荡气回肠,在山中林中久久回荡,带起无穷正气,却是佛音浩荡。

正在厮杀着的阴兵闻声而止,戾气尽散,勒马静听,似乎沉浸于这浩荡佛音之中。少顷,狮吼之声消散,毛求道发现了声音的源头,一个长着奇怪眼睛的和尚,和尚立于一巨石之上,眼睛极为深邃,身泛祥和白光,宛如佛陀再世。久闻佛法神奇,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盛名,毛求道不禁心生敬佩。

随着佛音消散,阴兵们将矛头指向了这不速之客,阴兵们似乎对和尚的行为十分愤怒,上千阴兵策马朝那奇怪的和尚汹涌奔去。毛求道暗叫一声不好,哪怕那和尚道行再高,也顶不住上千阴兵的围殴啊,想到这,毛求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日具灵性的暗月似乎听到了毛求道的心中所想,从毛求道背部跳出,毛求道见状,紧紧握住暗月,往怪和尚那跃去,一人一剑配合得相当的有默契。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怪和尚见阴兵来势汹汹,急忙使出九字真言,霎时间柔和白光大作,势不可挡的阴兵们竟然生硬的暂停了一下。

“天地有正气,怪皆降服,急急如律令”毛求道话毕,手中暗月暗红之光隐约有大涨之势,暗月竟然暴涨了七分,由一米多长变成近乎两米长,暗月的变化让毛求道始料未及,不过此刻不容毛求道多想,毛求道手握近乎两米长的暗月,大剑一挥瞬杀了十多阴兵。

到此时,本来的阴兵大战,却变成了道士、和尚和阴兵们的大混战,一时之间,暗月的暗红之光,和尚的柔和白光,阴兵们利器上闪烁的黑光相互辉映煞是好看!

让毛求道惊奇的是,一道一佛的配合竟然竟有如此威力,竟杀得这上千阴兵溃不成军,剩余的阴兵隐约有退避之势。

毛求道手中的暗月不时微微颤抖,它是杀得越来越兴奋,消散的阴兵都被其源源不断的纳入剑身,暗红之光也随着越变越旺。

“呜~”一声如悲鸣般的号角声幽然响起,如发疯般的阴兵竟闻声而止,阴兵们悄然隐去,黑雾消散,似乎刚才的大战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四)以血养剑的邪术

整座山只剩下皆是一脸诧异之色的毛求道和怪和尚。

“感谢道兄相助”怪和尚拱了拱手,若不是毛求道,兴许怪和尚早就丧命于那阴兵们近乎疯狂的反扑之下。

“大师,客气了”毛求道说道:“大师有事可以明说”毛求道发现眼前这怪和尚的神情有点怪异,似乎欲言又止。

“那贫僧就直说了”怪和尚道:“若是贫僧没看走眼的话,道兄用的是以血养剑的邪术”。

“以血养剑的邪术?”毛求道心头一震,他记得当初那鬼修也是这样说的,只可惜自己未来得及问清楚,那鬼修就命丧暗月剑下。

“大师可否说得详细一点?”毛求道追问道。

“对,以血养剑的邪术”怪和尚奇怪的看了毛求道一眼:“道兄,虽然一身正气,但是这剑却是浑身邪气,想必这剑中封有一人的魂魄,平日里道兄也是用自身精血喂养它吧……”

听完怪和尚的一番话,毛求道终于清楚为何他会神情怪异了。原来以血养剑是两百年前邪道的修炼之术,端得是厉害无比,一剑既成心意相通,堪比御剑之仙术。但是以血养剑之所以称之为邪术,是因为它是要取活人的魂魄以秘术封印上好桃木之中,还得养剑的人以自身精血滋润,方可成剑,单单说这以血养剑之术需要取活人魂魄就已是犯了大忌,若是把活人的魂魄封印起来使其不得超生更是歹毒至极,早在两百年前以血剑的邪道们就被正道人士们赶尽杀绝了,而以血养剑的秘术也故此失传。

只是暗月似乎与这邪术不尽相同,当初出于无奈毛求道将如月的鬼婴封印与剑中,暗月可以说就是如月之子啊,毛求道如实相告,一道一佛皆是唏嘘不已……

怪和尚走后,毛求道抚摸着手中的暗月,感受着暗月剑身轻微的颤抖,说道:“暗月你的出现究竟是福还是祸”。

查看更多:《民间故事

足疗店工作服

北京订制工作服

北京订制工作服厂家

工衣加工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