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摄青鬼

发布时间:2019-04-15 23:02:36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阴兵篇》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一身着紧身道袍,斜背暗红色木剑的青年男子正在缓缓前行,青年男子神情严肃,眼光平和,眉宇之间氤氲着浓浓的正气。

这青年男子正是毛求道,毛求道与怪和尚分道扬镳后,继续着他未完成的修行,自从他见识了那怪和尚的手段后,他片刻都不敢松懈,道行不足谈何捉除怪。

天色已晚,毛求道寻思着到前方的小镇找一地方落脚。

毛求道到脚下步伐加快了几分,很快便到了小镇。风尘仆仆的毛球发现这镇子有些异样。

此时方才酉时,小镇的大街上却一个人影都看不着。临街的屋舍,亮着灯,房门却是紧闭的。小镇里安静得相当可怕,偌大的地方愣是没多少声响。只有偶尔传出的咳嗽声,告诉毛求道镇子里是有人在的。

一阵凉风吹来,整得毛求道全身直起鸡皮疙瘩,这晚上的天气怎么突然变冷了,毛求道有点纳闷,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就不厚,是得找户人家借个宿了。

(一)尸斑

“咚,咚,咚”毛求道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

“吱~”开门的是一个头发斑驳的老头,老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毛求道,却也不说话。

“老人家,贫道路经此地,怎奈天时已晚,方便借个宿吗?”毛求道说道,眼前这老头怪异的看着自己,毛求道感到有些不自在。

“进来吧”老头开口道,从他的言语中毛求道似乎可以感到几分悲切。

毛求道随那老头进了屋子,老头的屋子并不大,破旧的八仙桌上,金黄色的烛焰不停地跳跃着,屋子里的一切皆被这不是很明亮的烛光覆盖住。

“老人家一个人住吗?”毛求道说道。毛求道扫视了四周,这屋里的用具虽多,却不见有其他人在,难不成是外出未归。

“以前不是,现在是……”那头发斑驳的老头喉咙上下动了动,话只说了一半,浑浊的眼睛里透露出浓浓的哀伤。

毛求道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看来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东西。

“道长喝杯水吧”老头从壶里倒了一杯水递给了毛求道,这时毛求道却愣住了。

毛求道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老人身上的东西----尸斑。

毛求道发现这老头脖子上有块铜钱大小的紫色尸斑,毛求道绝对不会看错的确实是尸斑,他能从那尸斑上感受到若隐若现的尸气,可是眼前这个老头明明是个活人怎么有可能有尸斑呢。人行将就木的时候,如果出现尸气倒也正常,可是尸斑只有人死后才会出现的,尸斑是人死后血液不流通,淤积所致,故此大活人是不可能出现尸斑,但今日毛求道却撞见了。

“老人家,您脖子上的尸斑是怎么回事?贫道常年与死人接触,这尸斑却是不会认错的”毛求道问道。

“唉,道长,你还年轻,不要知道太多为好。我看你还是早点歇息,明早就赶快走吧,这镇子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老头回答道。

(二)是人还是鬼?

正当毛求道想再开口追问之时,从大街上传来浓郁到极致的尸气,毛求道不假思索,拿起暗月就破门而出,大喝一声“何方鬼怪!”

仗剑而出的毛求道满是错愕,他看到了这浓郁尸气的源头----一个神情呆滞的男子。

浓浓的尸气源源不断的从这个神情呆滞的诡异男子身上散发出来,扩散覆盖了整个镇子,这被尸气覆盖的镇子让毛求道有种来到乱葬岗的错觉。

这个神情呆滞的男子一看到毛求道,面目竟诡异的扭曲起来,左手一抬一股浓郁的黑气便朝着毛求道涌去,打了毛求道个措手不及。

来不及闪躲的毛求道硬是受了这黑气一着,他赫然发现自己手臂处裸露的皮肤也出现了跟那老头一样的尸斑,诡异至极。眼前这男子究竟是人还是鬼?

“天地有正气,鬼怪皆降伏,急急如律令”毛求道并未多想,手中暗月暗红之光大涨,暗月轻颤,趁着黑气消散之际,暗月如离弦之箭射向那男子。

不料那男子竟灵巧的避开了暗月的突袭,但毛求道镇定自若,食指与中指并拢化为指剑,画了一道弧,直勾勾往往飞出的暗月随即鬼使神差的拐了个弯,划破了该男子的手臂,回到毛求道的手上,赫然是御剑之术!

上次经怪和尚提醒,毛求道摸索出了暗月的新用法,便是这御剑之术。

毛求道与怪和尚分道扬镳之后,便一直在琢磨怪和尚的话,不断发掘暗月的新用法,经过一番尝试之后,毛求道仗着和暗月心意相通,又借助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在一次偶然中使出了御剑之术。

这次是毛求道第一次真正将御剑之术应用到实践之中,对于眼前这个诡异的男子,毛求道不敢近身攻击,故而尝试使出御剑之术,而效果却是让毛求道十分满意。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御剑之术的攻击力比暗月在手上的攻击力小得多,这也许是自己的道行还不够的原因吧,毛求道想道。

“嗷~”那诡异的男子仰天发出一声怪吼,尸气更盛三分,毛求道不痛不痒的攻击似乎惹恼了他。

忽见一条黄龙狠狠的撞向诡异男子的胸口,毛求道先发制人,抢在那诡异男子出手前发起了进攻,刹那间,那男子的胸口多了一道黄色的符咒,黄色符咒转而化为赤色火焰。

“啊~”那诡异男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他似乎受了不小的伤害,化为一团黑色雾气消散得无影无踪。

(三)摄青鬼

毛求道转身欲回老头家中,却见老头立于门口,想必刚才那一幕那老头应该是看得一清二楚。

老头满脸激动的神色,只听“扑通”一声,老头竟向毛求道下跪:“道长,原谅老儿有眼无珠,请您救救这个镇子吧。”

“老人家,您这是为何?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毛求道到赶忙将老头扶起。

进屋之后老头将这镇子的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毛求道。

三个月前,有一对姐弟来到了这个小镇。那对姐弟到镇子是避难而来,据说他们村子闹瘟疫,全村只有他们姐弟俩活了下来。两个人到了这镇子无依无靠,没有人肯收留他们。大家都担心这两个人带有瘟疫的种子,谁都不敢跟他们接触。

后来,姐姐患病,弟弟背着姐姐挨家挨户请求帮助,但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接着姐姐在绝望之下于镇子里一处破屋中重病而亡,那一天,弟弟的哀嚎之声贯彻云霄,让闻者皆痛心不已,怎奈瘟疫的名头着实可怕,也没人敢帮忙处理其姐姐的后事。

大家闭门不出,在窗口眼睁睁的看着那弟弟背着姐姐的尸体缓缓离开,那令人心疼的身影至今在镇子里的人心中不断出现。两个月后,镇子里的人又见到那弟弟了,只是那个瘦弱的男孩竟然化身恶魔,对镇子里展开了报复。

接触到那男孩黑气的人,身体慢慢出现死尸才会有的尸斑,然后慢慢腐烂,最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被白蛆占据而死。逃又逃不得,拼又拼不过,镇子里的人只能慢慢等死。一切都是报应!老头的老伴正是因为这样而死去的,说罢,老头老泪纵横。

毛求道听罢,心中已有定数,此番怕是遇到罕见的摄青鬼了。结合那老头说的情况,那弟弟必是满怀怨气离开,离开的时候还背着他姐姐的尸体,再加上那弟弟浑身浓郁到极致的尸气,毛求道几乎可以断定刚刚那男子就是罕见的摄青鬼!

相传,若人因深仇大恨,而又不能报的人,可以躺在棺材中,卧在尸底七七四十九天不吃不喝借助死尸的尸气修练成鬼的半人半鬼,叫摄青鬼。摄青鬼是因为怨气太重血脉在死时的一瞬逆行,血会在死后七七四十九天变绿,因此又叫绿血冤鬼。

摄青鬼身体死而不僵,而刚才那男子灵活躲避暗月的进攻便是因为这个原因,又加之摄青鬼那极重的尸气,一般道士都不敢近它的身,平常法器也很难伤它分毫。

既然跟它斗上了,以摄青鬼的记仇,绝对是还会回来的,不管是对是错,都要将其降伏,人命关天,即便是可怜之人也不应该让整个镇子的人一起陪葬啊,毛求道不由得苦笑道,可怜的鬼,可怜的人,换做祖师爷们也会这样做的。

(四)降伏

第二天晚上,毛求道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等待那弟弟的到来,只要它敢来,毛求道就敢把它留下,行尸走肉般的摄青鬼危险得很,不能任其胡来。

毛求道立于街头严阵以待,忽而寒风四起,周围温度突降,毛求道感觉到一股极致的尸气在向他迅速靠近,宛如张牙舞爪的恶魔。

但毛求道不动,他在等,在等它靠近。少顷,黑气从四面八方朝毛求道围过来,此刻毛求道宛如身处黑色的海洋,但他还是不动,他要等那弟弟进入他设下的大阵。

黑气宛如强酸,不停的尝试着腐蚀毛求道的身体,但毛求道身泛黄光岿然不动,黑气大怒,越收越紧,从一丈厚收缩为七尺厚,再变成三尺厚。

就在这个时候毛求道动了,“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方皆起,急急如律令”话毕,八匹三丈余长用黄布画成的巨大符咒从八个方向高高升起,赫然是一个八卦阵,而毛求道与那男子化成的黑雾正好处在这八卦阵的两个阵眼上!

这八卦阵是毛求道从那困住上千阴兵的大山所悟,虽然没办法跟那化地为纸,以山画图的大阵相媲美,但是用来困住这摄青鬼却是绰绰有余!

黑气仿佛察觉到了异样,急忙四散欲破阵而出,当黑气触及巨大的符咒时,八道符咒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八卦,黑气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啊……”,转而化为人形。

机不可失,毛求道仗剑给那摄青鬼补了最后一击,只见一条黄龙贯穿了那摄青鬼的身体,绿色的血液汩汩流出,那神情扭曲的到极致的男子轰然倒地,黑气四散,毛求道手上的尸斑也随之消失。

男子渐渐变为了一具正常的尸体,毛求道突然神情一颤,他从男子的背后看到了跟人皮卷上面一样的鬼篆……

北京工作服定制厂家

执法工作服

煤矿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