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鬼差篇2遭遇鬼差

发布时间:2019-04-15 20:11:16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差篇1林修行》

(二)遭遇鬼差

他看到了两个古怪的人,一个尖嘴,一个长着小眼睛,他们身穿宽大的黑色长袍,头戴黑色的方形长帽,帽沿挂着黑色的小长条,长条无风自动煞是诡异,帽子的前段写着一个白色的“差”字,用的是篆体,“差”字的外端是一个白色的小圆圈。

二人的脸颊涂上了小红晕,怪诞而严肃,小眼睛鬼差左手拿着一把哭丧棒,右手里牵着一条两米来长的麻绳,麻绳的另外一端拴在了一个穿着花布衣的年轻姑娘手上,姑娘被他拽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尖嘴鬼差的哭丧棒,则是斜插在腰间。

遇上阴差勾魂了,而且这两个阴差还眼熟得很,正是在鬼界奈何桥头拦住自己的那几个鬼差当中的两个,真是冤家路窄,毛求道脸都绿了,感情暗月的抖动不是为了给自己指明方向,而是察觉到这两个鬼差的熟悉气息,这小暗月还真记仇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寻仇的时候,毛求道想要避开他们都来不及呢,但不是想要避就能避的,其中一个尖嘴的鬼差已经在恶狠狠地瞪着他了,那眼神像是恨不得把毛求道生吞活剥了一般。

怎么办,逃还是战?一想到那两个道士打扮的家伙那恶狠狠的话,他的心里就难免有些紧张。

毛求道一脸复杂之色,手中的暗月抖动得愈加厉害,暗红之光大作,它似乎迫不及待得想跟那两个鬼差斗上一斗,毛求道可以强烈的感受它那无穷的战意。

不由毛求道多想,另外一个长着小眼睛的鬼差森然开口,阴恻恻的声音伴着冷冽的阴风传到毛求道耳中。

“你让我们找得好苦!”那鬼差将牙齿咬得嘎嘣作响,恶狠狠道:“要不是你,我们哥几个也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我……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那鬼差的话,毛求道的底气不是很足,看样子他当初在奈何桥那样一闹,虽说当时是急于救人,但也连累了这几个倒霉的鬼差。

“不是故意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今老天开眼,让我们兄弟二人再遇见你,你以为你还跑得了么,乖乖的跟我们哥俩回鬼界去吧——”

小眼鬼差言语间透露着杀机,话音刚落,尖嘴鬼差便迅速的抽出腰间的哭丧棒,对着不远处的毛求道狠狠的来了一棒。

这一棒,携着一阵刺骨的阴风毫无征兆的朝毛求道的天灵盖打去。

毛求道亦是身经百战之人,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让其得逞,手中暗月轻抬,占着暗月的长度优势,挑向尖嘴鬼差的心脏处。鬼姐姐www.

谁知,眼见暗月快要将尖嘴鬼差的心脏刺穿之时,那只有一尺多长的哭丧棒猛的伸长,打了毛求道个措手不及。

伸长的哭丧棒猛的打在毛求道的天灵盖上,震的得是毛求道从头到脚一阵眩晕,灵魂几欲出窍。

“哟——”尖嘴鬼差一击得手,怪叫一声,道:“果然有几分道行。”

若是换做常人挨了尖嘴鬼差这一棒,怕是魂儿都会给它勾走,而眼前这个家伙却一点事也没有,看来不是什么善茬,尖嘴鬼差将手里的哭丧棒握得紧紧的,它不得不认真对待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道士。

而对面的毛求道却惊出了一身冷汗,暗道,这看似普通的哭丧棒还真是作弊利器呀,这样连续的挨上几棒怕是魂儿都会给打没了。

毛求道还未摆脱刚刚那当头一棒带来的眩晕之感,尖嘴鬼差又再次持着哭丧棒打来。

一尺长的哭丧棒,在尖嘴鬼差的手里舞得极其的灵活,毛求道左躲右避,生怕什么时候哭丧棒又突然伸长,再挨上那么个一两棒。

挨上那么一两棒,虽说不足以马上毙命,但由此带来的眩晕之感却是实打实的难受。

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毛求道自知理亏在先,故而退让三分,而尖嘴鬼差反而是变本加利,攻势愈加猛烈。

毛求道手中暗月剑身的红光再次大作,似乎是在对毛求道的婆妈行径表示不满。

也罢,看来今天不把对方拿下,是脱不了身了。

想到这,毛求道不再躲避,将手中暗月迎向正朝着自己呼啸而来的哭丧棒。

砰的一声,哭丧棒猛地被暗月格挡开来。

毛求道从腰间的袋子掏出一把黄色的符咒,一鼓作气,朝尖嘴鬼差头上按了过去。

黄色符咒与尖嘴鬼差一接触,立马就燃烧了起来,火从尖嘴鬼差的头上开始蔓延,顷刻间,布满了它的全身。

“啊——啊啊——”

尖嘴鬼差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焰,烧得狂叫,整个扑倒了在地上直打滚。

“你……你竟敢伤我兄弟!”

在旁作壁上观的小眼鬼差见自家兄弟被毛求道所伤怒不可谒,张口吐了一口浓烈的阴气扑灭了尖嘴鬼差身上的火。

“兄弟,一起灭了这个臭道士!”小眼鬼差将手中麻绳的一端拴在了地上,从怀里掏出一牙签般的玩意儿。

那玩意儿,见风就长化为了一柄寒气逼人的钢刀,刀柄的一端连着絮状的白色长条。

小眼鬼差抬手就朝毛求道砍来,钢刀的刀身环绕着凌厉而刺骨的阴气,似乎要冻结一切。

毛求道仗剑相迎,钢刀与暗月剧烈碰撞,那凌厉而刺骨的阴气顺着暗月的剑身,袭向毛求道。

一时间,毛求道仿佛身处冰天雪地,身子直哆嗦,动作也慢了几分,由本来的游刃有余,变得有点捉襟见肘。

这时,在一旁缓过气来的尖嘴鬼差也加入了战局,他虽被毛求道所伤,但是凶性却一点不减,手里的哭丧棒抡得呼呼声直起,似乎要将胸中的愤怒一股脑的倾泻出来,砸在毛求道的身上。

“哼——”

毛求道一个不留神,左臂被小眼鬼差的钢刀割开了一个小口,阴气顺着小口入体,痛楚万分,不禁闷哼一声,心中颇为不快,他一忍再忍,眼前的两个鬼差却是不知道好歹,竟然一起攻了上来!

“祖师爷在上,求道借法!”伴随着朗朗的口诀声,毛求道全身黄光游走,阴气入体的痛苦随即缓解。

“天地有正气,鬼怪皆降服!”暗月随诀而涨,暗红之光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盛,它早就按捺不住了。

毛求道大剑一挥击退了一涌而上的小眼鬼差和尖嘴鬼差,忍着剧痛,结起了奇异的手印。

“天地有律,如法随行,急急如律令,给我定!”

……

查看更多:《民间故事

北京工装厂

冲锋衣价格

男女工作服

修身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