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静TD使中国从追随者变成参与者

发布时间:2020-02-11 05:17:03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试商用是TD-SCDMA发展道路上的里程碑,也是历经风雨的我国自主知识产权3G标准的重要阶段性成就。为此,本刊记者专门采访了TD-SCDMA技术论坛秘书长王静博士,就TD-SCDMA的发展历程、技术成就、运营经验和产业发展规划等与行业发展密切相关的话题进行了交流,力求全面而深刻地展示TD-SCDMA带给我国通信业的发展机遇。

测试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2008年应该是个试验年,还不是一个商用年,虽然说TD-SCDMA已经具备了试商用的性质。

《通信世界》:TD-SCDMA从标准提出到正式商用需要走过很漫长的时间,现在的试商用应该处于整个商用过程中的哪一个阶段?

王静:TD-SCDMA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

10年以前,也就是1998年中国向国际电联(ITU)提出TD-SCDMA标准,一直到2000年TD-SCDMA被ITU所接受,成为国际主流3G标准之一。这应该是提出标准的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从TD-SCDMA标准确立以后,到2002年TD-SCDMA产业联盟成立。这一阶段,最初主要由大唐电信和西门子在开展相关的研究工作,但是由于技术力量不足,TD-SCDMA整体研发工作也走了一些弯路。后来,国家主导并成立了产业联盟共同推动TD-SCDMA发展,初步形成了产业链。这个阶段的主要成绩就是标准形成后产业链的初步建立。

从2002年开始到2005年,可以称为TD-SCDMA的第三阶段。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TD-SCDMA从技术产品研发阶段过渡到外场测试阶段。

2005年开始3个城市建设了试验网络,后来试验城市数量增加到10个,这是网络试验阶段。下面更重要的阶段是正式商用。

虽然4月1日运营商向公众放号是个很大的事情,但是从概念上来讲还是属于网络试验阶段,所以说2008年还应该是个试验年,还不是一个商用年。

《通信世界》:目前,试商用阶段主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王静:10个城市的TD-SCDMA试验网总共有近15000个基站,网络设计最大容量达到三千万用户以上。虽然我们称它是个试验网,但是整体规模已经很大。TD-SCDMA完全是在中国试验,所以说现在必须要把这张网做好,让用户使用,把数据流量提起来,这样许多与网络性能相关的指标才能得到测试。所以现在还是要把10个城市的网络做好。

《通信世界》:现在总共参加测试的只有几十万用户,但网络有三千万户的容量,现在还有没有必要继续扩大用户容量?

王静:当然有必要。这几天网上也有报道说,用户在试验使用3G数据卡和3G手机的时候,会碰到网络覆盖不好的区域,有时候信号不是很稳定,还有其他方方面面的问题。许多问题都会随着用户量的不断上升而逐步暴露出来,并能够很快得到解决,这和当初2G建网初期相类似。所以说,测试是一个网络不断完善的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把整体业务运行起来,大家要有包容和耐心。

未来的发展思路需尽快明晰

政府要尽量明晰未来TD-SCDMA的发展思路,这是促进市场、推动产业链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催化剂。

《通信世界》:TD-SCDMA能否顺利商用、大规模普及,人们还是很关心产业价值链如何共同推动的问题,特别是终端和应用服务两个方面。您认为终端产品提供商如何才能降低价格以获得更好的市场普及效果?

王静:在试商用阶段,TD-SCDMA大规模普及应该分步骤去完成,第一步要把网络调试好,实现网络性能稳定,第二步才能够去考虑降低终端成本的问题。终端成本的降低是和市场规模密切相关的,网络性能稳定并且在试商用阶段获得用户的良好反应以后,才能把整个市场带动起来,伴随着用户数量越来越多,终端价格自然就会逐步降低。

现在1800元、2800元、3800元的手机在市场上都看得到,从所提供的功能来讲,和2G手机相比,手机价格没有明显的降低。所以手机终端市场期待着用户的大规模增长,用户的增加会极大地促使手机价格下降,通过规模效应把价格降下来。

《通信世界》:从产业市场运行的规律来看,很难把二者的关系区分开来。用户希望终端先降低价格,而终端厂商则希望先通过销售量摊低成本以后才能降低价格,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静:确实存在互相依赖的关系。TD-SCDMA技术论坛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呼吁的一件事情就是,政府要尽量明晰未来TD-SCDMA的发展思路。TD-SCDMA要在中国怎么做?要给哪个厂商颁发牌照?牌照如何颁发?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要尽量以某种方式明晰下来。这是促进市场、推动产业链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催化剂。也只有在政府明晰了发展规划以后,国际一流的手机终端厂商才会积极参与到产业链当中去。

2005年,政府部门曾经制定了TD-SCDMA的155M频段规划。从那个时期以后,TD-SCDMA的产业链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但是现在可以看到,绝大部分的手机终端厂商还是国内厂商,国内厂商毕竟在技术积累和成本控制方面还不具备与国际厂商竞争的优势。这就形成了一个特定的因果关系:发展思路不明晰,国际手机终端厂商不大规模投入,而国内厂商的资金等诸多实力性因素都不是很雄厚,研发力量相对薄弱,这样就拖累了产业链发展速度。

目前从整个产业的发展情况来看,终端和芯片研发相对薄弱,产品相对滞后。这种情况当然不是TD-SCDMA所特有的,WCDMA也存在终端滞后等问题。现在试商用阶段,市场上手机款式不算多,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崇尚时尚的手机消费的市场环境来讲,显然不是一个很有利的开始。所以,应该尽快的明晰TD-SCDMA发展思路,尽快明确牌照问题和运营策略,这样会使得更多的、更强的厂商能进入终端和芯片领域。

TD-SCDMA产业链会吸引很多有实力的厂商加盟,因为他们对TD-SCDMA非常有信心。过去,虽然很多人对TD-SCDMA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现在来看这个技术体系没有什么颠覆性的弊端,它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投入,包括金钱的投入、厂商的投入。TD-SCDMA发展方向明晰以后,该产品肯定会聚集大量的用户群体,其市场前景一定会很广阔。

奥运会不是试验场

奥运会使用的通信手段是多种多样的,不管是有线的技术还是无线的技术,都必须是成熟的技术。

《通信世界》:最近几年,应用服务成为困扰3G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在试商用阶段,TD-SCDMA的应用服务应该如何推出?

王静:应用服务不是设备厂商所能解决的,要通过电信运营商的推动,随着市场的扩大,吸引更多的应用服务商来提供增值服务。应该说,现阶段的主要任务还是“修路”,把相关的配套设施设置齐全。

产业发展经验表明,应用服务往往是跟市场的规模相关联的,用户越多越会吸引服务商主动往这个产业上提供应用服务。因此,TD-SCDMA第一步的重点还是要把网络先搞好,循序渐进地往前推进,才是一个非常稳健的做法,而且是符合逻辑的。现在不可能大量放号或者急于提供应用服务。在测试阶段,如果几百万或者上千万用户同时在网,一旦出现问题负面影响会很大。

《通信世界》:很长时间以来,人们总是将TD-SCDMA和北京奥运会联系在一起。现在随着奥运的临近,TD-SCDMA将会担当什么角色?

王静:奥运会具有最高的优先级,不可能成为一个新技术的试验场。奥运会使用的通信手段是多种多样的,不管是有线的技术还是无线的技术,都必须是成熟的技术。

TD-SCDMA当然也会服务于奥运会,但不一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TD-SCDMA的产品化、试商用网络测试和优化等等都有自身的严格时间表,现在离奥运会开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实际上,TD-SCDMA可以利用奥运会做很多有用的测试,比如可以邀请很多外国媒体朋友参与北京和上海全覆盖的网络体验,给他们提供TD-SCDMA的数据卡,使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使用笔记本电脑高速上网。

奥运会不是TD-SCDMA的终极目标,只能是一个很重要的中间过程。

跟随者变成参与者

TD-SCDMA使我们在通信技术领域从跟随者变成了参与者,越过这个“门槛”的意义十分巨大。

《通信世界》:刚才您也谈到,TD-SCDMA未来的发展问题,那么您认为应该确立什么样的市场机制才能够更好地推动其市场普及?

王静:TD-SCDMA首先应该选择一个有实力的运营商去推广,其次要形成一个良好的市场竞争机制。这个竞争机制不但包括采用TD-SCDMA技术的厂家之间的竞争,而且还要适合不同技术标准之间的竞争。只有形成良性的竞争机制,才会有电信运营商积极提供各种服务,而且运营商的3G服务也会因为竞争得到改善。

3G应用是相通的。无论视频电话还是增值服务,既适用于TD-SCDMA,也适用于WCDMA,还应该适用于CDMA2000。应用服务是一个共同的产业,通过竞争,用户可从运营层面获得良好的利益。

《通信世界》:TD-SCDMA比其它两个标准商用的时间都要晚,您认为TD-SCDMA的部署策略应该怎样?

王静:目前的TD-SCDMA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384Kbit/s的技术了,重点应该放在下一期产品HSDPA的部署,也就是说TD-SCDMA网络应该达到1Mbit/s到2.8Mbit/s以上的数据传输率,这样可以带动很多的应用服务。

整个TD-SCDMA网络,无论是10个城市还是更多城市,都应该逐步地满足城市高端用户的数据业务需求。初期TD-SCDMA大概只能这么定位。至于以后是否TD-SCDMA全国建网,相信国家有通盘考虑,这涉及如何摆正3G网和LTE的关系,以及3G时间窗口的问题;还涉及到对运营商的投资是否有意义。

有专家表示,如果采用传统的方式,建设全国性的3G网,然后逐步淘汰2G网络,投资数千亿元把3G网络建起来,然后把2G网络拆掉,4年以后又开始建设LTE,而LTE的整个架构有很大不同,在这么窄的时间窗口内,投资收益就存在很大的风险。因此,如何定位2G和3G以及未来的TD-LTE,兼顾现有TD-SCDMA产业链厂商的利益和国家总体发展的策略非常重要,也需要智慧。

我们论坛也在积极搭建平台,比如说五月底的“2008上海TD演进和LTE国际峰会”,将要充分讨论这样的热点话题,为决策提供参考。

《通信世界》:请您展望一下,TD-SCDMA下一步的规划?

王静:TD-SCDMA是一个技术标准,不能局限于一个民族的概念来理解。我们国家从1998年开始提出这个标准,一直坚持做到现在,受益的不仅仅是产品和技术提升本身。无论是通信产业链的整合,还是学习经验的积累以及人才队伍的培养,我们已经收获了很多。可以这样评价10年的收获,TD-SCDMA使我们在通信技术领域,从跟随者变成了参与者,越过这个“门槛”的意义十分巨大。

下一步,还是要尊重客观发展规律,逐渐在现有网络的基础上不断地注入新用户,使网络的承载不断增加,预计业务测试也会逐渐增加。这样今年TD-SCDMA的任务就算非常完整了。应该说,今年还是一个测试年。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

版权申请

工作签证查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