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年轻女孩迷失在网络色情表演

发布时间:2020-02-11 00:39:14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在网上做了几年“表演”,她说自己除了学会好吃懒做,还把以前学的知识都忘光了。说出自己的故事,她只是不想有更多的女孩子重复她的错误———

“你说网络是个好东西吗?”这是“黛米”问记者的第一句话。因为网络曾带给她很多虚荣的满足,等到虚荣的泡沫过去,她才发现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在网上兜兜转转一大圈,她回到现实中,学着好好生活,好好工作。

十八岁误进一个聊天室

她尝到被人追捧的滋味

你知道我怎么敢找你聊天吗?因为今天是六七年来我第一天学好。我换掉了以前所有的联系方式,想完全与自己的过去告别,开始新生活。我想学好,可我知道我的毛病不是一天就能改掉的。

我父母很多年前就开始在义乌做生意,家里条件很好,我家很早就有电脑并开始上网。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家里什么事都不要我做,放假的时候我就在家里上网。

18岁那年,我进了一个不该进的聊天室。最初只有一些女孩子在那里唱歌做游戏,我很胆小地在一旁观看。过了几天,我在这个聊天室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表演,只见一个女孩子在上面跳舞,有好多人给她送礼物,就好像她是一个了不得的明星,而他们都是她的“粉丝”。我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也很少说话,看到这个女孩子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很羡慕,心想如果我也能这样就好了。

在那个聊天室看多了,聊天室的主持人叫我也上去表演,还鼓励我别怕。我说我根本不会跳舞,他们说没关系,很容易学。果然,我学了没几天就会跳了。刚开始跳舞的时候没有色情成分,可跳着跳着就变了,他们劝我只穿内衣跳。不知道为什么,来看我表演的人越来越多,我收到的礼物也很多。我喜欢这样的刺激,这种被人追捧、欣赏的滋味,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尝到过。

我们这些跳舞的被主持人叫做“宝贝”,我们的群叫“宝贝群”。后来我所在的聊天室变态的表演越来越多,我就离开了这个聊天室,换了地方。我们称换地方叫“换站”。换了站,我认识了更多的人,看到更多人在跳,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子,还在上面比身材。我觉得很刺激,跟着她们游走于各个聊天室之间,从最初的跳舞到后来的“内衣秀”,再到后来的什么都不穿……

“真人秀”的新手刚进去的时候属于学习阶段,没有收入。等到被主持人捧红了,收入就比较高了。我当时学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拿到了100元一场。但我进这种聊天室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空虚。很多时候我不收钱,只想通过跳舞来发泄情绪。

现实生活中感觉很自卑

为寻找自我她离家出走

你可能会说,家里经济条件那么好,啥事情都不用做,年纪轻轻的哪来闲愁。可事实上,我一直以来都很自卑。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因为那时候父亲有了外遇。从那以后,我就没怎么见到过父亲,一直是妈妈独自抚养我和姐姐。我妈是个特别能干的人,长得也漂亮,我姐姐像我妈,长得像,性格能力也像,只有我长得不好看,跟妈妈和姐姐站在一起,简直就不像一家人。我妈和我姐的朋友经常拿我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捡来的。他们可能是说者无心,我却是听者有意,有一段时间根本就不想在家里待下去,当然也很少跟他们说话。

白天我不跟别人说话,只有晚上开了电脑,我才会又说又笑。生活中没人看得起我,我只有在网上才有朋友,还有“粉丝”,所以到了网上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在这里没人嫌我学历低,没人嫌我长得胖,没人嫌我不是女强人。现实生活中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好,在网络中我却找到了自信。

所以最初在网络上我特别容易相信别人,为了游戏里的一句话,我会全力去兑现,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离家出走去见那些网友,给他们送钱。幸好我遇到的都是些只要钱的人,否则不知会有怎样的麻烦。

离家出走过以后,我好像中了邪,隔一段时间就想走。家里人为了不让我出去,关过我,也控制过我的钱,但我就是习惯性地要离家出走。我在家什么都不做,在外头什么活都干,洗过碗,当过服务生,卖过保健品。这些苦还不敢对家里人说,因为是我自己要跑出去的。偶尔用公用电话给妈妈打个电话,我都说自己在外面过得很好。

为了一个不敢说的原因

她在聊天室里卖力表演

为了进那些聊天室,我多次离家出走,说出来其实原因很可笑,我是为了在表演的时候没有人阻碍我,我可以更方便地表演。那时候,我简直着魔了。

当然我心里还有一个秘密,这是迫使我跟着他们走的另一个原因———他们手里有我的录像,有的还是出脸的。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乖乖地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就把我的录像资料发出去。我没有办法,只好去找他们,一是为了拿回录像,二是因为跟他们在一起,我每天交了任务,就可以自己疯玩了。

开这些聊天室的人在现实生活中都很有钱,管我们这些女孩子吃、住、穿,我们则每天都有“人气任务”,一个人负责一个房间,一个房间500人,每天还要负责卖出去两张VIP会员卡。完成了“人气任务”,我们就可以自己弄钱了。怎么弄呢?骗也好,哄也罢,只要自己不累,可以一直折腾下去。我一天最少能拿几百元,多的就不好说了,那些看我表演的人为了能联系到我,会给我充话费、游戏点卡、Q币什么的,反正他们一高兴,什么都会送。但这样的日子过久了,真的很无聊,我都麻木了。

我过去以后,因为会哄人,所以捧场的人很多,成绩很好。过了不久,我竟然升为管理人员,因为专门的管理人员不会来的,平时就我们这群女孩子在一起。我表面上看起来很听话,很卖力,但心里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我知道他们主机上有我们几个女孩子的录像,所以等到他们对我完全放心,让我当上了管理人员,我就把系统里的资料改了。

就为了这点东西,我伪装了几年,忍耐了几年,现在总算是放下了包袱。

回首来时路只剩下后悔

劝年轻女孩勿重蹈覆辙

在外头做这种事情,遇到查得严的时候我曾经出来过,当洗碗工、服务员,可后来还是吃不了那苦,又回头了。其实我心里一直是怕的,所以等我删掉了自己的录像,就找了个借口,跑回来了。

从18岁接触这种“网络表演”到现在,已经六七年过去了,我除了学会好吃懒做,还把以前学的知识和技能都丢掉了。我想好好学点东西,好好生活,忘记过去,又怕别人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这么多年来,我有心事却不能对任何人说,你知道有多难受吗?现在说出来了,我也舒服多了。我想劝劝那些沉迷网络的人別再虚度年华,不要再像我这样学坏。真的,有时候我想到以前的那些事,几乎要发疯。我在外面那几年,看到过很多跟我差不多大的姑娘,为了见网友,千里迢迢赶过来,最后被骗得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看着她们那无助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自己。遇到这样的女孩子,我会替她买张车票,然后打电话通知她家里人,劝她家里人一定不要嫌弃她。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但希望别人看了我的故事,能不再犯同样的错,做第二个我。

我一下子还安不下心来,甚至会不由自主地点进那种聊天室,但我相信自己能改好。

记者观点

与记者聊完这些后,这位网名叫“黛米”的女子还会偶尔在网上跟记者打个招呼,讲她这段时间的生活和想法。比如她去相亲了,不过好像没有下文;比如她正在学一门技能,只是一时还摸不到门道……生活不尽如人意,所有的人际关系也需要一点点地去调整,但“黛米”知道原来那条路并不能带她走向幸福和充实,她正在寻找一条让自己好起来的路,这种尝试值得肯定。希望你能在艰苦的尝试中找到自信,找到自我。我想就这一点不妨跟你妈妈谈谈,她也不会天生是个“女强人”,我相信你肯定能从你妈妈以及周围其他人身上,看到坚强和勇气,而不仅仅是美丽和成功。

另外,记者就网络色情表演的话题采访了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的周警官。他说,婺城公安分局曾于2006年打击了一个当时可以说全国最大的色情表演网站,抓获了从普通会员、“表演”的年轻女子,到聊天室管理员、开设网站的站长等一大批人。虽然表演的只是这个色情表演网站中的低级人员,但如果她们在表演的同时也组织别人从事淫秽表演,那同样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中山工作签证作用

中山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广州注册公司流程

中山工作签证办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