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业保险春天到了【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52:37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2004年,发展农业保险的步伐在迅速加快:12月30日,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9月我国第一家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公司成立;10月国际农险经营较为成功的法国安盟保险公司成都分公司获准开业;全国9个省区市的农业保险试点工作于10月全面启动;11月我国第一家相互制保险公司——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获准筹建并于2005年1月正式开业。

有专业人士评论:我国农业保险的“破冰”行动已经开始启动,农业保险迎来了快速发展的契机。

在保险公司逐步商业化运做的情况下,农业保险似乎“得不偿失”,看不到盈利前景的中资保险公司渐渐萌生退意。有资料表明,2002年,中国农业保险总收入为4.8亿元,占保险业总收入的0.16%,比上一年下降20%,是20年来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年。如果按全国2亿多农户计算,当年户均保险投入竟不足2元。

中国农业保险的持续萎缩,与当前国家农业政策调整、增加农民收入、解决“三农”问题的大方向背道而驰。有关加快我国农业保险发展的呼吁,更是引发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和热烈探讨。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系主任王绪瑾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农业的特点及农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来看,农业保险是准公共品,具有非盈利的特点,需要政府给予政策性的扶持。由于农业保险巨灾风险较多,加之农险相对分散,存在一定的道德风险,如果完全实行商业化经营模式,必然导致市场失灵。他认为,从农业可持续发展战略考虑,政策扶持、商业运做相结合是一种比较好的经营方式。王绪瑾介绍说,农业保险有多种模式,如美国等国家多采用政策支持、商业运做的方式,日本则采用相互型。

日前有媒体报道,成立于2004年9月的吉林伊通农险互助伊通农险互助会,到2004年末共赔付了13.1万元,但互保资金保费总共才3.8万元,赔偿费与保费之间的差额9.3万元,农业互助保险试点出师不利。

这无疑又给农业保险敲了一个警钟。显然,从发展的大局来看,农业保险必须尽快遏止低迷不前的现状,但如何发展不至于重蹈农险以前的覆辙且使农业保险充满后劲是下步工作的关键。

其实当前农业保险遭遇难题的原因并未解除。在保险公司看来,并不单单是市场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农业保险自身缺乏保障,高风险、高赔付率等因素让开展这项业务的保险公司得不偿失,而身份不明、规则缺失、支持措施不足等决定了农业保险陷于困境的命运;另一方面,虽然农民迫切需要,但高昂的保费令许多农户望而生畏。据了解,一些地方农作物险种的费率高达9%~10%,农民投保1000元的保额需要交100元保费。虽然有的险种价格相对便宜,但保险期限短,续保不方便。这些问题都制约了农业保险的进一步发展。

王绪瑾分析,农业保险主要面临巨灾风险和道德风险。

对巨灾风险的化解,中国人民大学保险系副主任许飞琼认为,一是要建立巨灾补偿基金制度。要足额按时提取总准备金,真正建立起保险保障基金制度。自2005年1月1日起颁布实施的《保险保障基金管理办法》意味着中国的保险保障基金制度开始建立;二是在大力发展和完善国内再保险市场的同时,应积极鼓励利用强大的国际再保险市场,使巨灾风险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分散;三是探索或建立巨灾证券化机制,通过证券化工具和金融衍生工具将巨灾风险转移到资本市场,这是西方国家保险公司在10多年前已探索的比较成功的巨灾化解模式。

如何防范农险中的道德风险,王绪瑾认为相互保险制是一种有效的方式。由于公司会员是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的统一体,道德风险比较少,并且具有经营灵活、成本低等优点。但相互型保险公司的缺点是对可能出现的巨灾风险偿付能力有限;若采用政策支持、商业运做的模式,需要在核保、核赔等问题上把好关口,以充分防范风险。

尽管国内对农业保险的发展问题争论不休,国内保险公司也把农险业务视同“鸡肋”,但法国安盟公司的做法却使人看到了农险业务中隐藏着“真金白银”。

安盟想进入中国农业保险领域的愿望由来已久。2000年3月,安盟集团首次向中国提交了营业许可申请;2001年11月,与中国保监会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研究中国农业保险问题,并向中国政府建言:将商业性保险公司无法承受的农业巨灾保险与商业保险可以运作的一般农业风险加以区别;2002年5月,安盟递交了第一份关于在中国建立农业巨灾风险体系的建议书;11月向中国保监会提交了《中国农村保险调查报告》,建议针对农民的需求提供“一揽子保险产品”,其中囊括房屋、机械、牲畜、收获等方面的财产保险,职业工作和个人生活中的责任方面的保险和医疗、意外伤害及养老等。

为摸清定价基础,安盟在中国农村进行了大量调研,安盟认为,在充分考虑农民收入的前提下,大众型产品保费应该只占农户产值的1%~4%,这与国内保费奇高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安盟对农险的理解是宽泛的,创新地将农险概念从“农业保险”扩展为“农村保险”,跳出种植业和养殖业保险的圈子,向农户提供“一揽子全面保障方案”,通过险种间的“互相调剂”,找到农民付得起保费、保险公司又不至于亏损的经营平衡点。而目前,中资公司农险范围主要集中在种植、养殖两业,受高风险、高赔付率等因素的影响,经营上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安盟的做法是不是值得国内保险公司深思呢?

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在今年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努力发展农业保险,逐步建立多层次体系、多渠道支持、多主体经营的农业保险制度框架。当前我国在农业保险领域的尝试也体现着这一思路:安华农业保险由于经营种养业险、家财险、人身意外险等“一揽子”保险产品,类似于法国安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在实践相互制保险模式,已经启动的全国9个省区市的农业保险试点将会带来新的经验和思考……

农业保险的春天到来了吗?

谁来养活印度印度推高了世界的粮食价格烟台

武汉不施化肥不喷激素草莓流行有机品种静婷

蔬菜储备平抑淡旺季差额碧昂丝

市场需求终趋强玉米期价难回档张力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