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刀柄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六个人的全家福

发布时间:2019-04-16 20:33:25 阅读: 来源:刀柄厂家

陈家的早晨又在忙碌中开始了,邻居还没有起床的时候,陈家人就全员行动起来了,陈庆春收拾好书包,立刻就跑到厨房帮忙,她要帮妈妈的忙,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店要卖的东西。陈家一直都以经验早餐店为生,父亲外出跑车,总是寄不回来多少钱,可是陈庆春又需要很多钱上学,现在还只是高中,到了大学花钱更多,她知道自己必须懂事一些,才能够让妈妈开心一点儿,学习努力一点儿,未来才能够让妈妈过得好一点。

家里没有儿子,偏偏这个小城市里有浓重的重男轻女的传统,陈家本来就被人瞧不起了,陈庆春如果不争气一些,母亲的努力不仅仅白费了,还会伤心难过,而且父亲回来的时间就更加遥不可及了。父亲离开家好像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吧,原本一家人关系很好,开开心心的过着朴素简单的生活,可是不记得出了什么事情,父亲丢下了她和母亲,远走高飞了。

天还没有亮,母亲看到陈庆春又来到了厨房,心疼的拉住她的手,斥责她:“老师可是跟我说了,你在学校老是瞌睡,这样可不行啊,你快回去睡觉,我自己忙的来。”陈庆春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母亲脸上的皱纹,心疼极了,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口是心非:“妈,我不读书也没什么,帮你卖早餐你还没有那么辛苦!”母亲立刻就变得严肃了,她撒开陈庆春的手,她辛辛苦苦的供女儿上学,为的就是女儿不要像她这样靠劳动力赚钱,没想到女儿今天说出这样的话。

“陈庆春,我不管你喜不喜欢读书,你必须把大学给我上了,我这个早餐店做不做都行,你绝对要给我读书,”母亲很严厉,平时都不会大声对她说话,今天竟然叫了她的全名。陈庆春觉得委屈,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母亲的意思,可是……母女两个人的交流都有问题,陈庆春又气又困,就趴在床上睡着了。她不太喜欢睡觉,如果不是太困了,她根本不会睡觉。因为她一睡觉,就会梦到一个人。

她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只记得那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不过她们似乎很熟,梦里的场景也是在家里或者在学校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写作业,还一起追公交车。就是这个人,每一次到了某个特别的画面,她都会伸手想要拉住那个人,可是那个人一直往前,往上,她没有任何办法。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呐喊,可是她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那是谁?他在干什么?每一次,陈庆春都会在梦里问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每天都要缠着自己?陈庆春努力的挣扎,没有办法挣脱,她快要放弃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喊她:“庆春,庆春……”

这个声音……陈庆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日光已经照进了窗户里,满脸着急的妈妈在喊她,看到她醒过来了,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陈庆春看了时间,整个人惊得从床上弹起来,她想的就是迟到了,着急忙慌想换上校服,可是发现校服不在自己的衣柜里。妈妈看着她的样子,心疼的拉住她了,说:“我给你班主任请假了,你今天就在家里休息。”陈庆春惊呆了,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突然给她请假。不过没等陈庆春问清楚,母亲又出去忙了,走之前还嘱咐她要好好的休息,最近太累了。

陈庆春休息了一会,突然没事可做,觉得无聊了。她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有些奇怪,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今天母亲没有出去卖早餐!他们家的早餐店,一般是早上天不亮就营业,中午还卖午餐,下午了才关门。虽然她一直觉得没必要卖那么早,也没有几个人能够那么早买早餐的,可是母亲坚持着,多一个顾客也是一个顾客的收入,而且这样能够留住固有的顾客。陈庆春都知道,母亲那么辛苦就是为了赚钱让她上学。她打算出去问一问,母亲今天怎么了,是不是累了。她轻轻的打开房间门,看到母亲一个人站在客厅,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

陈庆春远远的看不清楚,觉得那好像是全家福,那时候乡下爷爷奶奶来小住,他们一家人就拍了全家福。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加上她,一共是五个人。可是,陈庆春总算想起来有什么奇怪的了,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张照片上有六个人!虽然样貌不太清楚,可是的确是有六个人!母亲突然回过头,看到了陈庆春,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她问:“你这个孩子,怎么走路都不出声。”

陈庆春也不打算隐瞒了,她问:“妈。你手里那张全家福,怎么有六个人?”

母亲赶紧把照片藏到自己身后,还想把她忽悠过去,她说:“你这孩子,总是说糊话,哪里有六个人呢?”陈庆春觉得心里十分难过,她改变了一种语气,更加沉稳了,说:“妈妈,我才走了两年,你们就把我忘了。”母亲听到她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更加惊恐了,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知道这人不是陈庆春了,而是她的另一个女儿!

“舒春,是不是你?”母亲走上前,放下了被她藏起来的全家福,抱住了眼前这个人,她哭着说:“舒春,妈妈没有忘记你啊,只是庆春,你的妹妹精神受了太大刺激,医生说最好不要提起你的事情,妈妈怕她……你走了之后,你爸爸再也没有回家……我不能再失去庆春了啊。”

“陈庆春”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准确的说是陈舒春,她们是双胞胎姐妹。两年前,车子朝她们冲过来,陈舒春推开了妹妹……全家福上的六个人,再也没有团聚过。

陈庆春醒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她没有做梦,长时间以来缠着自己的噩梦消失了。她觉得浑身轻松。

儿童白癜风如何治疗

白癜风治疗的有效医院

白癜风如何治疗

什么样的人容易得白癜风

相关阅读